随便写点


顾十一


头像by真茗


绑画@真浦

【雷安】我厌倦与那缓慢的暮色争辩

oe结局吧,可以当做破镜重圆

我为他念老套的聂鲁达情诗,告诉他“Aquí te amo”,地平线也无法将他遮蔽,即使世间所有的故事都在讲述苦难我也依旧要把文字里曾留存过的爱与欲倾诉,哪怕是地球上的最后夜晚,波拉尼奥笔下的流亡与反抒情,也无法阻挡另一种角度的美,美是纯粹的毫无定义,是由内心迸发出的一种赞叹,无论是对古典美浪漫美的追溯还是对新潮且崩坏的探索,都可以让我在每一次和他煮咖啡的时候争论不休。夜里我在床上辗转难眠,脑海中皆是一些矫揉做作的诗句,他白天刚面露嫌弃地看完书架上贴了“法国人”板块的《莫班小姐》,向我抱怨戈蒂耶的小说就和他的诗句那般充斥着病态感,还是德国人脊骨硬朗,有着世界上最严谨的拧螺丝数据。


我大学时常看波德莱尔和保尔·艾吕雅,将一行行法文写在他笔记本的最后一面,他低头翻动金融报刊,讲台上教授眉飞色舞讲着表现波粒二象性的照片在2015年被拍摄,我停笔时阳光在雨后从云层中穿透,丁达尔效应的美在那一瞬达到了顶峰,正好我刚写完一句“我的灵魂,仿佛我的脊椎骨一般,热烈地祈求睡上一觉,我心里充满了阴郁的梦幻”,我和他在刺耳的下课铃声中对视,在对方眼底抓住无声的语言,那时我们还对未来一无所知,有着对彼此最高的忠诚与驯服,尽管我们都看过太多悲惨结局的情爱故事,我依旧为每一次的死亡落幕流泪,哪怕是虚假的、脱离又模仿现实的创作,在一次又一次地演绎和讲述中早已变得有了属于自己独特的棱角,反复提醒着世界上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会有这种结局,从中获得的战栗感令我有了徒步几个街区寻找一盒蓝莓味爆珠的欲望,他陪我在公园长椅上待到夜晚,我们经常在路灯下相拥,但很少在明亮的地方接吻,总觉得接吻是一种私密的事情,和恋人交换体液的最浪漫级别,需要留在黑夜湮没时的寂静里慢慢享受。


胡利奥·科塔萨尔写南方高速的时候肯定从未设想过这本书有朝一日会被一些人拿来垫咖啡杯,即便某位诺奖得主夸他时说过没有人能以文学的方式让日常生活中的陈词滥调和乏味庸常得到如此的升华。事先说明我对胡利奥本人毫无偏见,甚至还和他有几次分享过胡利奥的作品,但我们分手后我送他的书(只要是他没有太大兴趣的)统统被他故意拿去当桌垫,今天放一下餐盘明天搁一下茶杯。不过我深知他的秉性,他一向不太在意自己所拥有的东西,因为无论是他偶尔翻看的金融报刊科学杂志,还是文学漫画,在他心里都是差不多的东西,一种他用来打发时间的消遣玩意,他不缺金钱和物质上的东西,对待这些东西的态度一直令我琢磨不透,毕竟他连巴宝莉手袋都会用来装保温桶,美其名曰身边没有合适的布袋,不过我毫不怀疑他和我约会那段日子里对我的爱意,因为从他的眼神中我就能感受到一切,上帝可以证明一切,即便我们从未许下过诺言。因此对于他以一种极其幼稚的手段来处理我的礼物我诡异的感到一阵得意,毕竟他的书房里一书柜的书籍报刊都分类地整整齐齐,先前从未见他有这种嗜好。


他完全可以选择在分开后切断和我的一切联系,但每一次出席部门会议的时候都会选择不偏不倚坐在我的对面。起码在我们那段大学时光里,我们短暂地谈了将近一年的恋爱,在校内的每一处适合情侣约会的地方驻足过,我们在夏日的夜晚讨论星宿的分布,重温那些希腊神话中众神的权谋诡计。他看书时总喜欢带着一支书签,我们一起去制作的木质叶子,分手后他去给这支书签染了色,我也一气之下把我的那篇叶子染了色,我们俩的叶子看起来大不相同,不过世界上本就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就像一个人也不可能拥有另一个相同体,更何况很难遇到与自己灵魂相契合的人。我无数次思索他与我的相似点,也无数次发现我们的某些理念不谋而合,某些习惯差异甚大,但这都不是我们最初选择彼此的原因。


我在和他分开后短暂的痛苦过,但回想起来那些旧事,我内心的波澜似乎从未受到自己本意的控制,仿佛都是命中注定一般的涨潮退潮,叔本华曾写下“因为生命就是不断的苦恼和死亡”,我想他一定和我一样有过类似的情绪,只不过他比我更加的肆意,会将这些情绪转化成其他的动力。他身边一直有许多追求者,与我分手的第二年就据说和别人短暂在一起过不到两周后又分开,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正在苦恼要不要接受一位学长的追求。那会儿我正在忙着毕业论文的开题报告,每天靠美式和三明治续命,和他已经许久未见了,还是从别人那里得到的消息。



我想我何必遵循叔本华反复提起的一切生命的本质就是苦恼,也许在我的下一人生篇章后依旧会遇见他,但谁又能剥夺我当下的享乐权利。我在开题报告终于成功通过的那个晚上和好友久违地去了一次酒吧,在昏暗灯光下,我几乎是一眼就和角落里的他对上了视线。


一如当年我们第一次遇见那般,我们又一次毫不犹豫地走向了对方。

2021-11-07 热度(440) 评论(15)
评论(15)
热度(440)
  1. 共1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四季奶粉
Powered by LOFTER